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:慈不掌权

还有干嘛一副做了坏事的心虚样子?

轻水目光不动声色地瞥了瞥门缝里的内殿屋子,但见其中烛灯未灭,显然是时常来此夜读的那尸魔小子昨夜也在这里。

当真是奇了怪了。

素日里青玄最是讨厌那尸魔质子,昨夜来取案本一夜未归,看样子似是睡在了娘**忘尘殿中。

所以他这是……与那小子在此共度了一夜?

想清此点的轻水女官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微妙的意味深长起来。

在轻水女官眯起来时显得有些**嗖嗖的目光注视下,青玄心倏然一跳,慌张道:“我昨夜什么都没有做!”

轻水女官噗嗤一声笑了起来,道:“我可还什么都没问呢。”

她轻步上前,脑袋凑过来,鼻端轻嗅,笑道:“哟?一向自律的青玄大人竟然喝了酒?倒也难得。”

青玄躲闪她靠近细嗅的动作,后背紧紧贴在门框上,自己低头嗅了一下身上的味道,虽说昨夜被酒水浸湿的衣衫已干,可身上却留下的浓浓的酒气未散。

果真是一副宿醉才醒的模样。

她轻咳一声,不等轻水继续逼问,她先开口说道:“没什么,昨夜来此寻源血记录案本,一时心绪繁杂,便拉着那小子饮了几杯罢了。”

轻水面上狐疑之色不减:“当真就只是如此?”

“只是如此。”

青玄大感头疼,捏了捏眉心,她不比娘娘,其实是有些酒品与酒量的,她素日里极少饮醉,纵然是饮醉了,思绪恍惚一些,也一向自律严谨,更不似百里安那般一喝醉就胡乱发疯喊娘。

她甚至连醉酒迷蒙之时,大部分的记忆都并不会因为喝醉而缺失。

总体来看,她昨夜倒也并无任何失礼逾越之处。

…。。

至于轻水眼中那雀跃期待的"酒后乱性"等等风流故事更是不可能发生在她的身上。

可不管青玄再怎么说服自己,但她心中却知晓,昨天夜里她至少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里,看那小子的目光绝不清白。

而且更令人尴尬的是,似乎还给那小子……看出来了。

“行吧。”轻水低眸笑了笑,靠近青玄的身体后退两步,伸手细心地替她理了理睡得有些凌乱松散的衣襟领口,目光温软道:“我知晓近日以来,诸事不顺,收集源血也是不尽如意,眼看娘娘劫期将近,可始终求路无门。

你心绪沉重烦乱之时,总想着一人承担,极少表露于人前,自己隐忍下来,将心中苦闷自己暗自消化,久而久之便成了如今这副冷冰冰生人勿进的模样。

如今知晓借酒发泄心中郁结,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,至于那源血之事,你也不必为此而感到失望,我们总有法子来为娘娘……”

对于轻水喋喋不休的关切叨唠,青玄却是轻笑了一声,打断她的话语说道:“你也觉得这是一件好事?”

轻水神色一顿,迟疑不解道:“什……什么?”

青玄平静说道:“无法开启圣域之门的确让我深感压力,位高权重者总是免不了这种压力的,但同样的,我们亦是拥有着特殊的权利,一味自我纠结,倒不如明确利用手中的权利,将这压力分发下去。”

轻水眼眸微张,看样子竟是十分吃惊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青玄面上恢复冷淡之色:“身为昆仑子民,理所当然受娘娘庇佑多年,身居天外之地,安享极清之灵力,肥沃之资源,可是没有谁天生就该不计回报的享用这一切,毕竟子民与蛀虫,还是有区别的。

轻水,传令下去,凡山中成年妖仙子民者,必须前往血池祭已源血三盏,若有不从者,减其者三年修行物资领取的资格,在这世间,不管在哪里,可都没有吃白食的道理。”

昆仑山中资源丰厚,对于一名昆仑成年妖仙修行者而言,三年的物资额度,可足以抵得上人间一流修真仙门整整百年累计的资源。